<var id="tvfdl"><rp id="tvfdl"></rp></var>

    <ins id="tvfdl"><video id="tvfdl"></video></ins>

    <menuitem id="tvfdl"></menuitem>

      <del id="tvfdl"><em id="tvfdl"></em></del>

    <font id="tvfdl"></font>
    <menuitem id="tvfdl"></menuitem>

        <ins id="tvfdl"><video id="tvfdl"></video></ins><menuitem id="tvfdl"><pre id="tvfdl"><listing id="tvfdl"></listing></pre></menuitem>

        連邦資訊
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你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連邦資訊 >

        溫泉博士王教授稱:與連邦溫泉的交往是“邦交”

        2022-07-01??????點擊:

         

        1.“有朋自遠方來
        這里所謂的“邦交”,其實最初就源自于諧音梗,那么借此也提示著與連邦溫泉的交往是什么呢這樣一個話題。在現代社會,能提出恰當的話題是很重要的,其代表了一種意識能力。連邦溫泉是一個溫泉的優質供應商,本人因此也在思考“邦交”在本文雖然是一個簡稱或曰諧音,但也提示了文化內涵的價值取向。那么“邦交”是什么呢,那是不是就是“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”的感覺。
        當來者都是友善的,帶著一片地域的風而來,而這廂也是,帶著一片山水去迎接,這就是本文所說的“邦交”之意了。即邦交是指“大地之交”、“地域之交”、“山水之交”與“山海之交”等。要說交往的本質與意義,其來自哪里呢,既可以存在于事物的內部,也可以來自外部的賦予,而本文就賦予其以帶引號的“邦交”吧!

        2.“不亦說乎”:為何寫
        《論語》開篇第一句不僅說“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”,而在那句之前是“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”,那個“說”為何念“悅”呢,這是個問題,或可以解釋為通假字。古人也是人,雖然也會寫錯別字,但可以思考古人是如何想的,古人應該不只是死記硬背的吧。個人來自自然,應該是變通于自然的,古人應該是很會聯想。而現代人或考慮太多的人世間,那就會過于“執著”或過于“變通”吧,即古人是自然的,而現代人不自然。
        筆者是這樣認為的,即當見到老朋友時是高興的,那必然要寒暄與問噓問暖的,那就是說??!,而同時心里也是高興的,是那種愜意的高興,而不是武將的那種豪爽高興,所以文人是“悅”的。故而那是把“說”與“悅”兩個字合起來的結果,“說”就念成“悅”了,再說兩個字也確實長得很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.“亦”是啥意思
        無論是“不亦樂乎”,“不亦說乎”,還是“不亦君子乎?”,都有個“亦”字,那個“亦”是什么意思呢?或曰“亦”即“也”,覺得這樣說是有道理的。但筆者認為“亦”是“不也是嗎”的意思,是“對否定的疑問”,那是“轉折性的肯定是也”,指看似不是而其實是“是的”。如學習對多數人來說或是痛苦的,但對少數的知識分子來說可能就是快樂的。當有朋友來,若是太窮而在乎錢的話,那就不高興了,而若是對一些有錢人來說或就不一樣了,雖說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,但豪爽的“李白”是不在乎錢的,就像今天有酒今天醉,當沒有錢的時候,也是會得到朋友接濟的。
        而什么是“樂”呢,那是音樂吧,聽音樂帶來了人之“樂”,演奏音樂也帶來人之“樂”。所以“樂”有兩個發音,一個是聽者的快樂,一個是演奏者的快樂。再有君子有知,非君子無知,但君子也有不知的地方,若是能積極認真地求教那個不知,那也還是君子啊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4.“亦”與有差別
        看“亦”這個字,特別像翩翩走來的人,一左一右伸著胳膊,而這個字的本義就是“腋下”。即人有腋下,但卻是有兩個,這邊是,那邊也是,所以“腋也”即“亦然”。所以古漢語中的判斷詞或就是出自于類似的情景,左亦右亦,是一樣的,但也不一樣。就像大舅二舅都是他舅,那是一樣的,那是一樣的嗎,而左腋右腋雖然都是“腋”,但卻也有不是一樣的地方??磥碓谏烧Z言之初有精細的地方,但也有不精細的地方,像左右能一樣嗎,盡管真是大概是一樣的,但穿鞋也不能穿反了,還有不一樣的地方。
        而其實“也”作為判斷詞不是來自于左右,而是來自于蛇,即“也”字的本義是蛇,看那字的樣子也確實“真像”。蛇是“野”的,過去的村子是在野外的,村子怎能像現在的大都市那么大,所以在過去的聚落里見到蛇很正常,所以就“也是”了即“野是”,除了有數的人之外全是“野”,因而“也”就有了also與is的意思,過去哪有不野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5.“
        在語言文字上不僅有“邦交”之說,還有“國交”說法呢,那么“邦”與“國”有啥區別呢。當然兩者同義,但還是有差別的,就如“爸爸與爹”是有區別的。“爸爸”是說父親的樣子,而“爹爹”提示了有好幾個孩子。至于“父親”一說呢,那是指雄性基因的來源。所以能區分“爸爸”、“爹”與“父親”,也說明我們用心了。
        上文已說過,“邦”指有邊界的空間范疇,如“楚”如“湘”,那就是“邦”,即“邦”比“國”大,“邦”指空間面積之大,而“國”在過去是指“都國”,是指“王住的城”,因而“國”及“國這個字”是封閉的,因而“國”是一座圍城。一座城有幾個城門,平時油餅把守,晚上關城門,王怕被其他部落攻入。
        歷史上的國常常是一城一都,那“都”便是“國”,城有時也寫作“城郭”,所以“國”指都城,也與“鍋”同音不同聲。因而與“邦交”的地域性、廣袤性、民間性等相比,“國交”在過去或更體現了一種權力、城建等,即“國交”或指“皇權之交”,而非指地域之光的“邦交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6.“邦交情景:公差時任何一位連邦人都有權代表著連邦
        在邊境線上,兩邊村民的生活交往特別是正式交往,那就是“邦交”了,即兩國民人之交往都是邦交。還有不同國籍的運動員之間在大賽上的交往,那也是“邦交”,還有跨國的畫家共同舉辦畫展等。“邦交”即是指在正常情況下的任何人都可以代表“邦”,因為其就是“邦人”,就如任何一位河南人都是河南人一樣。而“國交”就不是了,“國交”是“王”的交流交往,是指王在皇宮里接待朝貢,或指御駕親訪,或者指向其他國派出了特使。
        連邦溫泉的員工,在他們公差的時候,他們就是正常的出差,是業務的派出,而不是“政策上的派出”,但在原定業務之外一旦倘若遇到了什么,任何人都可以是“有權”代表連邦的,這就是邦交內容的一部分??!當然這不是絕對,而是基本上可以,每位員工也是懂得的,在一般性問題上是可以代表連邦人的,特殊與重大問題除外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7.世交等
        如此還有“世交”之說,那就是指人的世代之交,指兩家或好幾代了都一直保持著很友好的關系。而“交流”是指思想的交換,“交往”是為“交”而身往,那是指行動。其實還有“交通”一說呢,交通就是“親身前往”的過程之是否順暢,因而指道路、線路與交通工具等。筆者一直感興趣于“交通銀行”的英文翻譯,那是翻譯為“Bank of Communications”的,而不是我們想象中的“交通”要翻譯為“traffic”,看來其是把錢擬人化了,即有了money就是交流,也是交往,還是交換,也是交通,看來money可以同時是很多呀。
         
        總之,與連邦溫泉之交往交流等,那就時“邦交”,可謂“邦交”,可定義為“邦交”。那既是大地之交,民風之交,也是一種學習之交等,更是全員任何人都可以的善良與美好之交,本文將之概括為“連邦的邦交”。


        標簽:飄雪機鐘愛的得到愛美